产品案例

您的位置:主页 > 产品案例 >

湖南岳阳一塔吊发生坍塌事故4人死亡1人受伤

时间:2019-01-30编辑: admin 点击率:

  柳冠中,生于1943年。2018年入选清华大学首批文科资深教授、清华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,1977年,毛主席纪念堂灯具的主要设计者,1984年,留学回国筹建了国内第一个工业设计系,被誉为“中国工业设计之父”,入选“世界工业设计协会联合会”评出的“世界设计名人”。其“生活方式说”、“共生美学观”、“事理学”等理论方法在国内乃至国际设计界都产生了导向性影响,形成了中国自己的设计理论体系。

  大咖寄语:重庆发展快是好事情,山水之城,非常漂亮,但城市设计方面也存在一个根本问题,到处高楼大厦,到处搞公共雕塑,除了视觉感官震撼外,人是否能真正融入其中,如何让设计与城市共生,恐怕还需要认线日,第四届“金瓦奖”颁奖那天,评委柳冠中来到典礼现场的重庆大剧院。刚在嘉宾签名墙出现,他便成了焦点,迅速聚集起求合影的人群。他倒亲切得很,面带微笑,有求必应。

  “中国工业设计之父”、清华大学首批文科资深教授……这位设计界的泰斗人物衣着实在朴素:贴身一件墨绿衬衣,套穿一件大红V领羊毛衫,最外边的翻绒领皮夹克敞开着,看上去有些年头,卡其绿工装裤也磨得很旧了,整体倒也清清爽爽,典型的老派学者模样。

  老爷子已76岁,身边却不见助理,满头白发,依然清矍挺拔,步履矫健,说起话来思维敏捷,铿锵有力,透出的精气神丝毫不输给年轻人。

  言辞犀利,不过与其说是“脾气”,不如说是“爱之深责之切”的期许。个性似乎有些愤青?他摇摇头,认真地否认,“只是独立思考的批判,为了国家人民,讲线年开始上小学,跟共和国一起成长,留学归来几十年,竭尽所学报效祖国,设计的根本在于解决实际问题,往大了讲,设计事关国家战略发展,我没办法看到问题不发声的,我想这也是一个知识分子的本分。” 他啜口咖啡,神情凝重,语重心长。

  与设计结缘实属偶然,柳冠中回忆,求学时代中国还没有设计之说,“小时候在上海,家庭成分不好,每到周日我得去弄堂里蹬粪车、刷马桶,本来以为大学都没机会考,好在老师知道我喜欢画画,建议我考了提前招生的艺术类院校,才这样上了当时的中央工艺美院。”

  1984年,他留学归来筹建了国内首个工业设计系,“近30年来,中国终于有了真正意义上的设计师,这是一大进步,过去只有美工,但大多数设计师只会造型,对于中国设计究竟是什么却没有理清,所以我认为当今诸多设计奖项评选意义就在于,通过评奖去传达符合国情的设计理念,引导中国设计走向。”年事已高的他除了坚守一线讲台为清华学生授课,还不断奔走于全国重要的设计活动场合,一遍遍为中国设计发声,传播符合中国国情的生活美学,“现在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在于,很多中国设计师领会不到‘中国设计’的关键,以为学习国外剑走偏锋就是创新,就能出奇制胜,这种理念实在太要不得。”

  上游新闻:您似乎对学习西方设计总持有质疑?

  柳冠中:要说这个质疑,还得回到西方文明本身,西方文明几千年来一个基本印象是总在征服掠夺,与霸权关联,当然我们也要承认其中有科学民主的东西,但西学东渐,还得讲究中体西用。

  中国有很多祖先传下来的好东西,比如怎么学会跟老天爷相处呀,东方美学的核心正是天人合一,这种理念跟西方列强的发展思路不一样,他们是人定胜天,所以东方美学本就道理深远,很多非常优秀的东西藏在古老的哲学里。中国的设计师应该把目光投向自己的文明,从中去发掘出自己的光芒,而不是把大量精力耗费在研究别人身上。

  上游新闻:但您刚才说,很欣喜看到这次金瓦奖评选中很多设计师达到西方水平,是否意味着您还是认可与国际接轨代表了中国设计进步?

  柳冠中:这个欣喜我强调的是中国设计师在掌握现代技术、运用设计技巧上与西方差不多了,差别不大了,这反映了物质丰富、社会发展的良好局面,但不等于这是我们设计的方向,就好比过去我国发展经济,开始是市场换技术,大量引进,现在呢西方的东西我们都能做了,甚至比他们物更美价更廉,但这就是好事吗?我们只是能生产,但在探索新路的方面还是不够的,设计也如此,经常是按着别人的路子在走,但到底目标是什么呢?我们的进步当然不是简单的以国际水平为尺度,要有自己的东西,也就是我一直强调的设计的中国道路。

  上游新闻:设计的中国道路是否意味着回归传统古典美学?

  柳冠中:这个古典也不能简单来看,东方长期处于封建集权之下,我们看到的政治文化传统,譬如所谓东方美学集大成者故宫,是属于帝王的,不是老百姓的,把它当做至高的标准就有问题,两岸故宫和巴黎卢浮宫等都一样,美则美矣,但都是穷奢极欲,所谓工艺精湛、巧夺天工?换种说法是奇巧淫技!是给极少数人用,不能成为我们的审美理想和设计方向,只是一种代表人类智慧的文化,那些设计到底对人类有多大贡献?

  批判起来毫不留情,柳冠中也并不否认对传统需要继承。他强调传统与当下只是相对的概念,在继承传统时很多人容易犯了混淆的毛病,“传统属于过去时代观念、组织形成的结晶,你怎么来继承呢?难道你不要汽车要马车、轿子?很多时候我们都混淆在一起了,生活不可能倒回去,再过五百年我们今天的东西也能成为传统,所以传统不是继承形式,而是一种精神载体,算盘那么好,现在还能大规模使用吗?”重庆晨报·上游新闻:对于中国设计师继承传统为什么一直反对?

  柳冠中:传统不是继承的,而是创造的,是我们的祖先不断地创造出来的。传统有优秀的成分,可以从里面借鉴技巧,但也要经过选择,有的技巧比如结构是很厉害的,但必须注意传统形成的时代有特定性。

  譬如古代的四合院,现在大家都说好得不得了,那是给谁住的?有几个人能住得起?你现在推崇四合院,必须懂得这种结构符合中国古代的家庭观念,君臣父子,一个老爷几房姨太太,四代同堂,为了不打架,需要这种设计,它是为了解决个时代社会家庭问题的。我们看到的就是影壁、雕花、镂饰,都是被眼睛骗了。那是封建时代的产物,我们现在能学吗,能继承吗,我们现在都是小家庭,继承传统要搞清楚当时的社会组织、思想观念,我们现在的住宅不可能是这样,所以只能用四合院的内核精神来指导设计,解决当代问题,否则会走错路,所以我反对的是继承传统的形式,提倡继承传统的精神,不能混谈。过去的时代毕竟过去了。创造人类未来的生活方式不能光靠技术发明,我们要学会扩展视野。

  这种生活中例子太多了,譬如现在很多设计师一说到木头就是品质,就抬高全木家具的地位,谁规定了全木就是最好,不是木头不能做家具啊?又是谁说家具必须板式?这些人都忘掉了本质,全木家具只是工艺造成的家具特色而已,只是几百种工艺的一种,家具家具,多少设计师是真正用心在研究“家”呢?“家”是什么?都在做“具”罢了!做造型、做结构、做装饰、倒腾材料……我们的设计师要想到“家”是什么,三五口之家,工薪家庭,难道就得要大沙发?我们上世纪60、70年代的家庭,都在一起看电视、吃晚饭,现在的家庭都玩手机啦,你还做大家具啊,所以生活、行为方式都在变化,未来家具也要变化,我们动不动学外国学古代,玩弄各种听上去很炫的元素概念,实际上就是忘掉了设计的本质,是解决问题,解决当下的问题,表面花哨的东西多了不能解决问题,也不是真正的有益的对传统的继承。

  柳冠中:国内有些设计师鼓吹日本所谓极简这些美学风格,事实上,这些东西在古代中国就有,本来就是中国的,我不懂为什么老是提倡学习日本。中国古代除了帝王统治阶级,普通人的生活都讲究简洁实用,不过分渲染,当然很多人也没有条件,这些东西我们可能都忘掉了,尤其在物质丰富追求奢华过后,一些人又觉得要设计回归本源,于是注意到日本。

  这种意识回归是好事,可为什么要跟日本学习,不学欧美就学日本,他们就真的做的那么好?真正应该思考的,是要从我们本身生活需求出发去完成日常设计,跟风永远不能超越,从实际出发,时尚、风格都是最害人的,要实事求是的生活,该怎么做就怎么做,对国外的理念不能盲目追随,他们国情生活条件都不一样,我们的设计要解决中国老百姓自己的生活问题,所谓建立起自信心,不是欧美就是东洋这怎么行!当然,的确国内很多人都把目光投向国外,所以为什么我支持设计评奖,就是要逐渐扭转大家几十年的问题,习惯成自然,自然成毛病。

  虽然是中国设计界泰斗,柳冠中的个人生活却可谓至简,鲜少“设计”,“过分追求设计,人活着就是某种程度被异化了,过度设计让人这个存在变得渺小。”

  他说自己经常思考“人到底要什么”,“我觉得从设计的角度反思所谓人类命运共同体很有必要,改革开放40年科技进步、生活改善,却有不少人忘掉了中国人到底该怎么生活,到底要什么,醉心于享乐、消费,这样下去国家很危险的,没希望的,最关键是观念转型,对于处于命运共同体的人类来说,用设计来实现最大程度的分享,我觉得是最高理想。”

  上游新闻:都说设计让生活更美好,您如何看待生活中的美?

  柳冠中:老说审美审美,到底什么是美,恐怕不少设计师在内的人都没有想清楚,把漂亮、时尚、奢华、品牌当美?全错了!美不是看见的,是沉淀在心灵的反馈。

  一个打工妹省钱买个名牌包春节回老家就是美吗?自欺欺人,再名牌的包你还是打工妹啊,别人羡慕?你心里平静吗?这种追求不美,英语里beauty跟pretty是不一样的,可悲的是我们很多人认识不到,我们以为炫酷、时尚、爆款就是好,设计师这样搞,老百姓也被弄的晕头转向,很糟糕的!

  美是自然而然生成的,不是追求出来的,不是依赖设计能实现的,真了善了自然就生发出美了,美一定不是表面,视觉感受不是真正的美,现在很多人脑子一片混乱,一讲设计就说美,只说明他们恰恰是被商业腐蚀了,你想想看,冬天猪吃饱了在太阳下躺着打盹,那是美吗,那是纯粹的感官刺激,不是美。客观来说东西本身没有美丑之分,主要在于人的反馈,人是核心,现在却被异化了,得慢慢扭转观念。

  柳冠中:消费主义就对吗?我承认它推动社会发展,但很多人往往忽视了它的反噬作用,人在很多时候真需要消费吗?大概只是一时兴趣想要占有,消费主义主要鼓励了人的欲望,很可怕的。这样下去人的未来会怎样呢?我们沉浸在所谓享乐,所谓物质极大丰富中,好多人忘乎所以,传统哲学不是这样啊,反而忘掉了中国真正的传统精神。

  设计进步这是一个系统问题,实现理想状态需要有个过程,但别忘了消费不是目的,只是手段,我们往往把手段当目的,一旦手段感觉很先进,提升了效果,我们就容易忘了本来目的是干什么,这就是人要思考、要教育、要哲学、要研究科学、艺术的原因,要反思才能进步,所以中国设计师要多向中国哲学找寻营养、灵感,必须静下心来思考。室内设计不能再在消费主义上推波助澜!

  我自己的家也很简单,基本东西有了就行,没有摆设没有过度装饰,这个世界那么丰富,博物馆图书馆到处都有,干嘛要屯着,基本衣食住行能满足就好了嘛,不一定非要在自己家里摆着,你又要说不占有方式来自日本?错了,是中国自己的,这是中国的传统啊。

  柳冠中:生活性是我最强调的,“活”是什么?要持续活下去,要有根,有土壤,现在很多设计昙花一现,如无根之木,就是有问题的,不符合中国传统哲学天人合一的理念,对中国人来说,天人合一首先要看到中国的现实,都说我们地大物博,其实相对大量的还是高山高原,怎么养活那么多人口,所以条件不算太好,我们不可能像西方走掠夺路线,只能自力更生,现在我们都在说追求小康生活,这不能仅是物质的衡量,毕竟资源是有限的。

  我对理想生活的想象,是合理的健康的,整体水平接近的,不能过度两极分化的,那么唯一办法就是提倡使用,不提倡占有,你出门有公交地铁就够了,干嘛一定要买车,占用公共资源嘛。所以分享,是我认为的设计的理想,譬如我买了车事实70%时间都停着,那买来干嘛,再譬如洗衣机一年利用率多少,每天洗多少时间与空置时间相比,八九成时间没用吧,这就是设计师要解决的问题,可以设计出其他的社会协作形式来解决呀,这就是设计催生共享服务经济了,是人类未来必然之路。

  设计的理想,是设计健康公平合理的生活方式,几千年文明都在讲占有,这是战争的根源,骨子里容不下别人,如果大家都能调整思想,学会分享,世界是能和谐的。生活才是最美的。

  靠卷发棒和吹风机风靡亚洲 戴森创始人登顶英国首富榜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网址:http://www.agnvoip.com

电话:0310-706339416

联系人:环亚APP下载总经理

地址:ag88环亚娱乐

Copyright © 2017 环亚APP下载_首页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